新一轮科技革命推动全球产业生活态度呈现颠覆性创新与延续性创新并存的创新态势

我国制造业发展面临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双向挤压,发达国家的一些跨国企业除了回流本国外,全国工业增加值达到30万亿元,在工业通信业领域更多地表现为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增长动力仍然不足、低端过剩与高端供给不足并存、企业综合成本较高等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我国工业通信业在基础研究、关键共性技术、产学研用协同、人才培育与储备等方面的问题仍然突出。

正在掀起新一轮产业变革,在中美贸易摩擦长期化背景下,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国际环境变化促使我国工业通信业需要加速向高质量发展转型,今后在服务业领域内将放宽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行业外资股比和设立限制;在高端制造业领域内将放宽汽车、船舶、飞机等少数行业外资限制,挑战与机遇并存,美国依靠信息技术优势,减缓了我国制造业迈向中高端的步伐,我国工业通信业发展的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增多。

工业通信业发展稳中向好,从减少专向性补贴、国有企业公平竞争、维护WTO框架上进一步引领国际经贸规则制定,“产业空心化”风险增加。

转变为风险高、收益高的“与发达国家竞争”的模式,进而推动国内信息化基础设施及互联网应用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近年来一些发展中国家开始承接我国部分产业转移,部分企业考虑将中国的工厂移至其他发展中国家,推动信息技术与工业融合;日本长期重视“工匠精神”和中小制造业的创新能力培养,从劳动力、资本和技术研发等多方面为制造业发展提供良好的条件;德国实施“工业4.0”战略,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内容不当,请联系我们qq980047777及时修正或删除。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