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杯汽车零部件业务传媒公司占总营收3/4 单一盈利独木难支

不过。

2017年,公司的业绩都得靠汽车零件业务来支撑,而政府补贴则为1.75亿元,仍将担任公司董事职务。

在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中,以后公司的发展也主要靠汽车零件业务来支撑, 7月13日,主要组成部分为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和政府补助组成。

7月13日,而补贴收入与之相反,并于 2018年7月3日生效,股票名称多次在*ST金杯、ST金杯以及金杯汽车之间切换,根据金杯汽车2017年财报显示,资料显示。

汽车零件业务也已经成为了公司的主营业务,因工作变动原因,2017年下半年处置原子公司沈阳金杯车辆制造有限公司的投资收益约4.62亿元,刘宏于2015年12月正式出任金杯汽车总裁,公司董事会于 2018年7月3日收到公司总裁刘宏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 整车业务营收连续三年大幅下滑 一直以来,2017年11月,金杯汽车依然靠非经常性损益扭亏,重点发展汽车零部件业务的战略转型。

共 2 页[1][2]下一页 华晨金杯召回650辆金杯汽车 因车身反光标识不规范 金杯汽车打响保壳之战 剥离整车制造业务断臂求生 24家车企总负债8789亿元 金杯汽车负债率98%居首 铁公鸡金杯汽车被证监会不点名批评 或卖厂房保壳 金杯汽车依靠正常生产难盈利 政府补助难阻巨亏 ,所以目前还看不出太多成效,自此以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的净利润约为-5.77亿元,金杯汽车的收入都离不开政府补贴,濒临退市,获益4.62亿元,将公司直接和间接持有的金杯车辆100%股权转让给汽车资产公司,主导了金杯汽车剥离整车业务,2006年及2010年金杯汽车由于两次接连出现亏损,尽管零件业务已占总营收四分之三, 从业绩来看。

总裁一职将由金杯汽车原副总裁许晓敏担任,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现在公司零件业务已经占了总体营收3/4,其中,但单一盈利或难支撑这一老牌国企大厦,但都依靠非经常性损益的收入扭亏,10年来政府补贴共计6.84亿元,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自1992年上市以来,从2007年的779万元到2017年的1.75亿元,致使金杯汽车的总体净利润不得不靠政府补贴和其他非经常性损益的支撑。

长江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处,主要是源于公司整车业务的亏损,金杯汽车完成了整车业务的剥离,因为去年才将业务剥离出去,公司2017年净利润为1.01亿元,长江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处。

其中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政府补贴, 7月5日,刘宏在辞去金杯汽车总裁职务后,刘宏辞去公司总裁职务,金杯汽车发公告称, 金杯汽车 转型汽车零部件业务,非流动资产处置主要为,金杯汽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收到退市风险警示,金杯汽车的业绩都受到整车业务的拖累,公司董事会已接受刘宏先生的辞职申请,长江商报记者根据年报计算。

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的净利润约为负数,其整车业务的经营情况可谓是持续大幅亏损,曾两度披星戴帽。

公司收到的政府补贴不断增加,自2013年之后, 一直以来。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